榆林 向新技术要新能源(新时代 新气象 新作为)

    榆林 向新技术要新能源(新时代 新气象 新作为)

    ”聂震宁说。

    榆林 向新技术要新能源(新时代 新气象 新作为)

    原标题:榆林向新技术要新能源(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)  “现在是供暖季,每天有50多辆拉兰炭的卡车从这里出发,主要销往山东、河北。”2017年12月20日,记者来到陕西榆林市神木县恒源煤化工有限公司,看到兰炭堆成座座小山,卡车正排队等待装车。董事长刘在堂告诉记者,用榆林煤制成的兰炭,污染物含量只有原煤的1/5,特别是硫含量仅为原煤的1/10,可以大大降低的排放。“虽然兰炭每吨售价要700多元,比原煤高出200元,但使用兰炭专用锅炉,3万吨兰炭相当于5万吨煤的产热量,实际成本差不多。”  “叫兰炭是因为它燃烧时火焰是蓝色的。”随行的榆林市能源局原副局长郭林平介绍,研究表明,在排放上,传统兰炭(湿熄兰炭、干熄兰炭)比洗块煤降低75%,升级版兰炭(清水兰炭)可降低90%以上,兰炭是与优质无烟煤排放接近的最清洁民用煤。  “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‘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,构建清洁低碳、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’。榆林作为国家级能源化工基地,理应担当起该担当的责任,以实际行动认真抓好贯彻落实,助力蓝天保卫战。”郭林平说,榆林实施“榆林兰炭”品牌战略,北上京津冀、东进长三角、南下川湘渝,开拓全国市场。目前,榆林已建成兰炭产能4463万吨,占全国产能的50%,其中以神木县最多,产能达2444万吨。  “兰炭使用起来污染小、成本不高,但是生产过程中的水捞焦工艺会造成严重环境污染,这个问题怎么解决?”面对记者的疑问,刘在堂指着墙上挂的专利证书说,“这些都是我们的专利,其中低水分熄焦技术专利解决的正是这个问题。公司所有项目的环保验收全部合格。这个厂子建成花了亿元,光环保投入就1个亿。”工厂里有一个车间是专门做实验的,墙上斑斑驳驳,留着实验失败爆炸后的痕迹。“光低水分熄焦技术这一项,研发团队就做了100多次实验,严重的爆炸发生过七八次,设备炸坏了就重新做。”刘在堂说。  2017年8月上旬,陕西省环保厅和陕西省工信厅联合发文,要求兰炭行业实施剩余氨水(废水)再利用及低水分熄焦技术。  企业“拉车”,政府“助推”。

    为推动清洁能源发展,榆林市政府每年出资5000万元,用于兰炭生产的技术攻关和产品升级,同时淘汰关闭一批落后兰炭产能项目,集中建设22个兰炭工业集中园区。

      刘在堂的企业也搬到了工业园,和神木23户大型兰炭企业整合组建了兰炭集团。

    “我们园区的产业链就是原煤—兰炭—发电—电石,全市的循环产业链还有原煤—兰炭—铁合金和原煤—兰炭—煤焦油—清洁燃料油等规模大、关联度高的循环产业链。

    ”  榆林过去长期以煤炭、石油、天然气、岩盐等传统化石能源开发转化为主。

    “建设美丽中国,新能源的开发利用是发展方向,榆林将大力培育发展以太阳能、风能为主导的新能源产业,向新技术要新能源。

    ”榆林市委副书记、代市长李春临说。

      在榆林横山区塔湾镇南部的狄青塬上,一边的太阳能光伏板“贪婪”地吸收着冬日暖阳,另一边的“大风车”有节奏地转动,不远处,羊群正悠闲地吃草。

    “这是一个风、光、牧合一的发电站,铺完发电装备后,我们又在地上种了牧草,综合利用土地。

    ”协鑫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榆林区运营中心副总经理靳武军介绍,“随着电网配套不断落实,新能源消纳能力随之提高,弃风弃光率现在基本控制在6%。

    ”根据榆林电网提供的数据,榆林新能源年发电量达90亿千瓦时,可以节省亿吨标准煤,减少二氧化碳排放亿吨。

    (责编:谷妍、邓楠)。

    (责任编辑:佚名 )